是慕曦不是慕曦曦

我永远喜欢叶修。

就是个随笔慎点慎点
日常咸鱼
文笔是什么不懂
逻辑是什么不懂
单纯的因为儿子太好看了突然想写文,要是有人想看我就给码完了【你清醒一点】
然后同区的小伙伴们加我一起玩啊,我ID雾杞,沧海萝莉【叉腰】

雾炽
我名唤雾炽,是一名暗香弟子。
世人都说我们暗香是邪门歪道,整日杀人毫不留情。
但我们暗香弟子自己心里清楚,我们杀的,都是该杀的人。
我天生异瞳,身上自带迷香。从小便遭人唾弃,家里又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就是寻常的小户人家。
街坊邻居都认为我是个祸害,都离我们家远远的,暗地里对我爹娘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说他们俩生了个妖怪。甚至连我们家的亲戚都不愿意再来看看我爹娘。
好在爹娘并没有嫌弃我,反而对我更加的好,温柔细心的将我抚养长大。
他们对那些恶语相向的人从未有过丝毫的怨言,哪怕那些人刻意的踢翻他们维持生计的小摊,或者是吃完饭后不给钱就走,甚至试图把他们赶出这条街。
他们太善良了,善良的有点傻。
那些人,本就是该死之人。
我还有个姐姐,姐姐温婉贤惠,长相也是标准的美人儿。
在我没出生之前,就连隔壁街的家伙都天天玩我们家跑,就为了看姐姐一眼。
在我出生后,一切就变了。
他们看见姐姐就像看见扫把星一眼,离得要多远有多远,整天对她指手画脚,说着什么他弟弟是个妖怪,那她会不会也是个妖怪,就是那种成天勾引男人的魅妖。
那些人看着姐姐露出的恶心笑容,我至今都记得。
不知是哪传的谣言,姐姐突然就落下了一个不守良家妇道的名声。
那时候我还小,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问起姐姐,她总是笑着对我说:“小炽乖,这些话小炽还小,不能听,走姐姐带你去买糖葫芦吃。”
姐姐和爹娘总是在别人欺负我辱骂我的时候挺身而出,虽然他们从未说过让我还手,但每次也都绝对会站在我身前守护着我。
我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爹娘迈着有些阑珊的步伐走到我的面前替我挡下那些向着我扔来的石头。
还有姐姐被当街辱骂过后满脸泪水的笑着对我说带我回家。
我本想着,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带着爹娘和姐姐离开这,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我们一家人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
但是有一天,一切都变了,我失去了唯一呵护我的父母,还有最疼爱我的姐姐。
我记得那年,我刚年满十四,那天碰巧是我生辰,爹娘难得早早地回了家,姐姐也提前做完了家务和爹娘一起准备一顿晚饭。
那日傍晚,我们一家四口和和美美的一起准备着晚饭,少有的餐桌上有了肉,菜也比平时多了几道。
娘催促着让我们赶忙坐下,省得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爹刚拿起筷子准备尝尝,便被娘拦住了,娘说我今天生辰,让我先吃,爹当时虽然满脸的不满,但还是悻悻的放下了筷子,随后揉着我的头对我说:“毛头小子,怎么还这么矮。”
姐姐在旁边轻笑:“小炽长得比别的孩子慢,爹你就别气他了。”
阿娘把所有菜端上桌,急急忙忙的坐下让我赶紧尝尝,说是很久没下厨了,也不知道味道变了没。
我也顺从的拿起筷子尝了尝从小阿娘就给我做的那道鱼。
果然是熟悉的味道。
但我还来不及向阿娘夸奖她的这道菜,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连房顶上的瓦片都开始掉了下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爹一把塞姐姐怀里,而爹则是紧紧的护着娘,大呼着让我们赶紧出去。
所幸的是爹娘姐姐还有我都没受伤,等我们平复下来看向四周,已经是一片狼藉。
周围的房屋塌的塌,倒的倒,几乎每一个完整的,我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顿时呆愣在原地。
四处一片哀嚎,满天灰尘中夹杂着悲痛欲绝的哭喊声,就如同天塌了一般。

图片上ID就无视吧hhh

【全职】张佳乐x你

张佳乐x你
日常咸鱼的产物
逻辑根本没有
ooc无比严重
幼儿园都不如的文笔
慎点,慎点hhh



日常被闹钟叫醒,你顶着昨晚熬夜留下的黑眼圈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
半死不活的走到卫生间,你一边使劲刷牙一边愤愤不平的在内心疯狂吐槽:我到底为什么要来霸图!
这也是你现在每天都要做的事了,被手机里每隔五分钟响一次的十个闹钟叫醒后,你都要坐在床上后悔五分钟自己来了霸图。
不过虽说是这样,但吃早餐时看见熟悉的扎着小辫子的青年调笑着跟你打招呼,嘲讽着你昨晚是不是又熬夜了,你就觉得这一切还是很值得的。
你是张佳乐的忠实粉丝,在得知他离开百花加入霸图的时候,你颓废了一个多星期。
你一开始就追着张佳乐拼命努力才进了百花,好不容易站在了自己的偶像的身边,他却一个转身便宣布自己要离开了。
那段时间你就像不少百花粉一样,哭成了傻逼。不过不一样的是,你没有不理解他为什么离开,也从来没有骂过他或者怪过他。
从张佳乐一出道开始你就被他那格外引人注目的忧郁文艺青年气质所吸引了。
随着逐渐的了解,你越发的喜欢张佳乐了。
你加入百花的时间也不短了,孙哲平因伤退役不久的那段时间,百花又输掉了比赛。
你半夜辗转难眠,于是爬起来决定去训练室打几局荣耀冷静冷静,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三更半夜偷偷溜来打游戏了。
但这次不同,训练室里面透出了些许光芒。
你小心翼翼的从门缝中探头,看见了坐在电脑前的张佳乐。
整个房间只有一台电脑亮着,显示屏上的光投在张佳乐的脸上,你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疲惫与往日从未见过的失落。
张佳乐反复看了这场比赛的录像不知道多久,你就静静地在门口站了不知道多久。
一直到张佳乐关掉电脑从训练室出来,你都依然在那有些恍惚。
一出门就看见你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站在那,张佳乐被吓了一跳,下一秒松了口气,无语道:“你大晚上站这干嘛呢?吓鬼啊?”
你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盯着张佳乐的脸。
张佳乐已经把飞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就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开着玩笑,你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你认真凝视的眼神让张佳乐有些毛骨悚然,脖子往后缩了缩疑惑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大晚上的有点吓人。”
你:......
你是长头发,平时都是扎成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辫束在脑后,就和你的作风一样。
因为你是大晚上偷偷摸摸的从宿舍爬出来,少有的一头长发披在了肩上,你想着这个时间也没有人在,你索性是穿着一身白色睡裙来的训练室,张佳乐说的吓人倒也没什么毛病。
思索了片刻,你突然一把拉住张佳乐朝着门外走去:“走我们去吃宵夜。”
张佳乐:?????等等这是什么操作???
于是你就一路小跑着拉着一脸懵逼的张佳乐跑到了俱乐部附近你们常来聚餐的那个小摊。
被强制性带过来的张佳乐大口喘着气插着腰感叹:“你,你体力...呼...怎么这么好啊...呼...还有,大晚上的,你到底要干嘛?”
其实你跟张佳乐的关系并不算亲密,他顶多也就是知道队里有你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就和其他普通的训练营成员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毕竟女性的职业选手还是挺稀有的,或多或少张佳乐也会多注意你几眼,但也仅仅就是多注意几眼而已。
所以你这么大胆的就把他扯了出来,他是没有想到的。
当然你自己也没想到。当时你注视着张佳乐,虽然他已经很好的把自己的情绪隐藏了起来,但是你却更加难受了。
那一瞬间你就像脑子抽了一样拉着他跑了出来,你希望张佳乐别这样,别这样什么都自己承担着。
你想让他发泄出来,无论是大骂一通或者痛哭一场,都比他这样故作轻松的反过来安慰其他人好太多了。
你松开了张佳乐的手,沉默地背对着他站着。
张佳乐也感受到了有些凝重的氛围,喘了几口气便站直了身体。
张佳乐是知道你是百花老粉的,他也或多或少感受得出来你情绪的不对是因为什么。
于是他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到:“怎么,你这是在替我这个队长难过吗?没事的,下次,下次我们一定能拿冠军的。”
张佳乐语气故作轻松的安慰着你,你一时间眼睛有些涩。
你颤抖着开口:“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态度...”
张佳乐像是有些无奈:“那我该怎么样?当着队员的面泄气吗?我可是队长啊。”
他那句“我可是队长啊”,狠狠地戳中了你的心,他这段时间来,承担的太多也太重了。
你猛的红着眼睛回身,朝着张佳乐大吼道:“可是明明最难过的那个人是你啊!你是队长,你也有难过的权利啊!”
张佳乐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你已经满脸泪水却还要抿紧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的模样,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你哽咽着低声呢喃道:“你明明,你明明都这么难过了,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张佳乐向你走近了一步,抬起手摸了摸你的头,勉强的笑着说:“我要是说出来了,你会哭的更凶的吧?”
你倔强的抬起头,挥开了他的手:“那也没关系,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嫌弃你的,你可是百花的队长啊!你累了还有我们啊!我们难道会因为你难过就觉得你是个不负责任的队长吗!张佳乐你不是一个人啊!”
张佳乐怔怔的看着你,心脏一下被什么给击中了,一瞬间突然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大哭一场。
是啊,就算自己真的说了自己很难过很累,难道他们就会放弃我吗?
张佳乐第一次回想起,其实自己也不是一直都孤身一人。
他还有百花的队员,也还有无数一直支持百花,坚信着百花有朝一日终能拿下冠军的粉丝。
他们,都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啊。

你们俩就这样僵持了良久,直到小吃店的老板看不下去冲上来打断了你们。
后来的事,你隐隐约约的还记得,那天晚上你们喝了很多酒,俩个酒量并不好的人在那卯着劲一个比一个喝的凶。
你还哭着抱着酒瓶朝张佳乐大喊:“职业选手不能喝酒的啊混蛋!”
而好不到哪去的张佳乐歪歪偏偏的起身,一只手高举啤酒瓶大声道:“就算这样!我也一定能...能拿冠军的!冠军是属于..属于百花的...嗝...。”
张佳乐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你昏昏沉沉的凑了上来:“对!张佳乐是宇宙最棒的!百花是冠军!”
“百花是冠军!”“冠军!”“是冠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个傻逼!”“你才傻逼...嗝。”
后来你们俩就抱在一起趴在桌上睡着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宿舍。


那几天,你感受到队里的氛围各位轻松,也充满了朝气与努力的气息。
你不自觉的盯着张佳乐的背影微微一笑,你经常这样看着他傻笑,在你眼中他认真的模样总是很迷人。
但是这次,张佳乐像是察觉到了你的视线一般突然回过头来,你们俩四目相对,张佳乐对着你笑了。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你立马回头,心脏却不受控制扑通扑通的狂跳,你的脑中猛的蹦出来这句话。

你和张佳乐的关系自然而然的越发亲密了,以前你时常幻想的生活成了现实。
你可以大晚上拉着张佳乐去小吃摊,不过你们俩再也没有喝过酒。
你可以在食堂的时候自然的坐在张佳乐旁边,顺手夹走他盘子里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甚至在生理期的时候你都可以找张佳乐丝毫不在意的告诉他自己亲戚来了要请假。
你也可以不用再趁着醉酒的时候,当着张佳乐的面肆无忌惮的骂他傻逼。【划掉】
这一切是你没有想到过的,不过现在,真的实现了,虽然你跟他还没有成为最亲密的关系。
你清楚的发觉,自己喜欢上了张佳乐。
不是一个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喜欢,也不是一个队员对自己队长的喜欢,是那种,想要把他摁在墙上亲的喜欢。
话虽如此,你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的那一刻,你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你还是会在他训练的时候偷看他傻笑,也会在他比赛时在边上替他加油。
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你也出现在了张佳乐的生活中。
你跟他就像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一样,虽然你们的关系也确实是这样,你只是单方面的喜欢他而已。
你不确定张佳乐是否喜欢你,你可以感受出来张佳乐对待你跟别人的不同,但是你不愿意打破现在这样对你而言你已经很满足的生活。

但你不知道的是,张佳乐也会时常看着你专注训练遇上难题而微皱的眉头轻轻一笑。
会在食堂打饭时专门打一份你喜欢的糖醋排骨,也会专门在自己的旁边留下你的位置。
谁还不是想按在墙上亲的喜欢了。

在张佳乐转会去霸图前退役的那一年,你跟张佳乐突然断了联系。
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你不知道他去了哪,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连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告诉你,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你找了他很久,甚至想办法要来了孙哲平的联系方式。
后来,张佳乐就宣布了转会霸图。

你得知这个消息时,没有震惊,没有难过,只是心疼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却始终得不到成果。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但是你还是感受到心中那种酸涩难以形容的情绪。
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里没日没夜的打着荣耀。
像是因为他的离开失去了理智,又像是在决定某件大事之前放纵一下自己。

你与百花解约了,解约的理解很简单,张佳乐不在这了。
平日里百花的朋友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你,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执着的追寻着一个背叛者的步伐。
但只有你自己明白,现在比起百花来说,张佳乐在你心中的地位已经无可替代了,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这样。
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在你心中的位置就是无可替代的。
你没有考虑过任何后果,只是抱着想见他一面的心态就这样飞到了霸图。
正好霸图的训练营在招人,你轻而易举的通过了考核。
其实你的水平并不低,已经和正式的职业选手相差无几,只是你在百花的时候懒懒散散,也没有想要亲自打职业比赛的想法。
毕竟最初你加入百花也只是因为张佳乐而已。
刚开始,想要努力的站到张佳乐身旁与他一起作战,但是某天晚上的一个举动把你们的关系无限拉近,你更没有了成为正式职业选手的理由,每天的训练虽然也在认真的做,但是考核的时候总是混在那个刚刚及格的线上,不低也不高。

到霸图的第一天,你光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看了看时间,张佳乐应该去食堂了吧?
这么猜想着,你就直奔霸图的食堂。
不出你的预料,张佳乐确实在那,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小辫子,甚至连扎头发的发绳都是你送给他的。
不过身上的队服,和身边坐的人,都不同了。
张佳乐失踪了足足一年,你本来打算找到他的狠狠地骂他一顿出气,但是看着他嘴角勾起的那抹笑容,你只想哭。
你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张佳乐身边坐着的韩文清那张有些可怕的脸,在内心给自己疯狂打气。
三秒后,你铆足了气大喊道:“张佳乐你个大傻逼!!!”
有些喧闹的食堂一瞬间陷入了寂静。
你的心也猛的提了起来。
你怂巴巴的抬起头,几乎整个食堂的人视线都在你的身上了。
甚至连张新杰都停下来手中吃饭的动作看向了你。
你感到后悔了。
在你坚持不住想要转身离开的那一瞬,你看见张佳乐朝着你笑了。
他挑着眉戏谑的看着你:“这么快就追过来了啊,我以为你还得再犹豫犹豫呢。”
他就像一年前在百花一样,总是开着你的玩笑逗你。
你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欣喜。
张佳乐对于你会追过来一点都不意外,或者说,要是你没有追过来,才会意外。
这一瞬间,你的眼泪不自觉的就落了下来。
张佳乐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了,急忙起身奔到你旁边想要替你擦眼泪,却被你一巴掌挥开。
你泪眼朦胧的自己擦着泪水,嘴里还忍不住小声骂到:“张佳乐你这个混蛋,你走开啊!”
张佳乐没想到你会就这么突然哭了,不知所措的站在你身边看着你一步步的往后退,默默地转头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其他人。
韩文清他是不敢求助的,而张新杰他也不指望了,唯一能给予帮助的林敬言也怂了怂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张佳乐绝望了,看着你越退越远急忙一把拉住你:“别走啊,我错了我错了!”
你后退的脚步一顿,有些愣愣的问:“错哪了?”
张佳乐态度诚恳的回答:“我不该就这么突然失踪的,也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转会的,最不该的是不告诉所有人也不告诉你。”说完他还乖巧的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你:“...噗。”
张佳乐:???
张佳乐:“你笑什么啊?我很认真的在道歉啊!”
你一把抢过张佳乐准备为你擦眼泪的纸巾,胡乱的擦了擦脸,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先不提你突然失踪和转会这件事,我刚来霸图你就害我这么丢人!我要解约回家了!”
说完你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声,张佳乐还是一脸懵的没反应过来,颇为无辜的看着你。
你无奈的看着他,虽然心里面还是对于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哭这件事耿耿于怀,但还是伸手戳了戳他的脸,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轻声说:“我原谅你啦。”
虽然很小声,但张佳乐还是清楚的听见了,他看着你脸上挂着的笑容,眼角还有刚才哭过的痕迹,心里面一时间感到了心疼和愧疚。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把搂住了没反应过来的你。
等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你被张佳乐紧紧的抱住,你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甚至能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声。
张佳乐在你耳边小声喃喃道:“对不起。”
你本来头昏脑涨脑子里只有张佳乐抱了我张佳乐抱了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一系列的弹幕从你脑子里飘过。
这句话突然就让你冷静了下来,一年以来你的思念和受的委屈突然烟消云散了。
你回抱住了张佳乐,语气轻松的说:“看你态度诚恳,我就原谅你了。”
张佳乐本来还想享受一下怀中的柔软触感,却一下被你推开。
你歪了歪头满脸戏谑:“男女有别哦张佳乐同学,趁机吃豆腐是不对的。”
张佳乐无奈的看着你,其实以你们的关系这样抱一抱已经是很正常的事了,很明显你就是故意的。
张佳乐有了个想法。
他退后几步,颇为严肃的清了清嗓子:“咳咳,既然这样的话,这位女士,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你一下子怔在原地,本来你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他一下。
张佳乐看你愣住了,伸手在你眼前挥了挥:“这位女士?你还没回答我呢。”
看着张佳乐期待的眼神,你的脑子里闪过从第一次知道他一直到和他关系逐步亲密的回忆,一幕幕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你轻轻笑了:“好啊。”
张佳乐和你相视一笑,仿佛这一切都是已经预料到的一样,是如此的自然和谐,理所应当的,你们就该在一起。
你们对彼此都是无比重要,无论是从那个方面。
很高兴认识你,对我这么重要的你。

他一直在保护你【伞修】

幼稚园文笔慎点
请务必和我扩列!!(bushi)
逻辑完全没有!!
我永远喜欢叶修!!



我叫叶修,是一名荣耀职业联盟的选手...退役的那种。
我呢,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选手,只不过比起其他人来厉害了那么一点点,拿了个几次冠军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我要介绍的,是我的一个朋友。
他荣耀玩的特别好,比起联盟其他人来说也是厉害了那么一点点,不过比起我来说,还是差了点儿的。
他是一个天才,这一点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有一个天才之作,能惊艳了整个荣耀职业圈的那种。我想的就是把他给复活,给现在的荣耀加点儿刺激。
不过可惜,他不能亲自走到这一天了,他如果还活着,肯定也是荣耀职业联盟的顶尖大神之一。
记得当初他出意外那天,我跟沐橙接到医院的电话后赶到医院,在手术室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等到的,却只是医生略带歉意的表情和想安慰却说不出口的话语,只有一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久久环绕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沐橙在旁边捂着嘴哭了起来,漂亮的脸蛋上都是泪水,我仿佛看见,她的世界,塌了。
而我,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哭,只是头脑一片空白,怔怔的看着暗下去的手术室的标志,心里面好像有什么,不见了。
眼睛里涩涩的,视野都变得模糊起来,我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当时特别想冲进手术室里提着他的领子质问,你这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眼前浮现的是他和煦而温柔的笑容,缓缓的,化为了虚无。
我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等我回过神来,沐橙已经在旁边哭的没声了,我想要走向她,却感觉双腿一阵酸麻。
最后,我看着沐橙红红的眼眶,嘴边勉强扯起了一抹僵硬的笑容,颤抖着手和往日一样摸了摸她的头,说到:“看来以后,只能我们俩相依为命了啊。”
沐橙在我的怀里嚎啕大哭,我只是紧紧的抿着唇,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后来哭得久了,沐橙就这样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出神。
当初千机伞提升失败后,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便扬起了他惯有的笑容,云淡风轻的说了句:“失败,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沐秋...如果从头再来一次,你别走好吗?

我叫苏沐秋,我已经死了,现在,应该算得上是个孤魂野鬼吧?
我是被车撞死的,死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我睁开双眼后眼中出现的是冰冷的天花板,和一堆乱七八糟的器械。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不过是背对着我好像在说些什么。
我有点懵,挣扎了几下就这么坐了起来,当时脑子里闪过的不是什么自己不是出车祸了吗?而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被邪教组织绑架来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改造的想法。
直到我从床上下来,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这是哪,他们才回过头来,不过看向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那张床。
我愣了愣顺着他们的视线扭头,顿时僵在了原地。
那张床上躺着的人,是我。
准确的说,是我的尸体。
护士叹了口气满脸疲惫的从我的身体里穿过,给“我”盖上了白布。
我呆滞着低下头举起了手,是透明的。
我试图抓住面前那个医生的衣角,可是触碰到的,却是一片虚无。
我有些恐慌,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死了,而是因为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两个人。
冲出手术室,我本来慌乱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就这样看着不远处那两个人。
沐橙哭得快喘不过气了,我走到她身边想要像以前那样摸摸她的头,可是不行。
记得她上一次哭得这么伤心,似乎还是在父母去世的时候,当时我就是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没关系还有我。
现在...我不能继续照顾她了。
而阿修,我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种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平时笑的什么都无所谓的他,也会流泪啊。
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静静地看着我死去的那个地方,表情没有多么的悲痛欲绝,却也没有多么的平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
他没有像沐橙一样,哭的多难受,只是眼眶红红的,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下了几滴泪。
他站了很久。
我也站了很久。
然后我就看见他扯着勉强的笑容摸了摸沐橙的头,那双平日里稳的不能再稳的手此刻却是在微微颤抖,想要故作无所谓的样子却是被那双黑眸里的暗淡下去的光芒所暴露了心情。
什么嘛,笑的真丑,还有,别趁着我不在就想摸我妹妹的头。
我感觉不到悲伤,好像本该有的感情全都消失了,只感受得到心脏里似乎酸酸胀胀的让人难受。

后来,我就以一个谁都看不见的方式待在他们的身边。
看着他,拿了一个又一个的冠军,看着他离开那个他支撑起来的王朝,看着他拿起千机伞在荣耀里大杀四方,看着他,走向世界的顶峰。
遗憾,却也满足。


其实叶修能感觉到,苏沐秋就在自己的身边。
仿佛能感觉到他就站在他的身旁,满脸嫌弃的说你怎么这么菜。或者是带着他那独有的笑容对他说,打得不错嘛。
叶修总感觉这是自己的幻想,却又感觉苏沐秋真实的在自己身旁。
久而久之,叶修也就信了,也就习惯了。那这种不真切的感觉当做了一种依靠。
叶修一个人在房间里时,会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像是再和苏沐秋说话一样。
苏沐秋也很配合的会坐在他的对面,他说完一句还会接一句,好像真的在跟他聊天一样。
叶修把这些想法对苏沐橙说过,苏沐橙很担心叶修是不是受的刺激和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
叶修只是笑了笑,随手点燃了一支烟“如果是幻觉的话,那就让我继续在幻觉中活下去吧。”
在一旁的苏沐秋至感觉心脏一紧,他知道他应该离开了。
但是他还是舍不得,他还想再多看看自己心尖上的叶修和妹妹。
十一赛季结束后,叶修回到了b市,刚进家门小点便欢呼着扑向他,叶修温柔的摸了摸它的头,眼中是平日里少有的温情。
叶母自然也是出来迎接,多年未见的儿子终于回家了,叶妈妈也是忍不住的红了眼眶,看的叶修一阵手忙脚乱。
寒暄了一会,叶妈妈拉着叶修准备进门,一直默默跟在叶修身边的苏沐秋也是跟着他准备一起进屋里。
在这时小点却朝着苏沐秋大叫了起来,喉咙间发出充满敌意的低吟。
苏沐秋有些不知所错了,难道他就要一直站在门外了吗?虽然身为鬼是不会累和冷的,但是有房不能进也是很痛苦的啊!
叶修也是一愣,下一秒脸上出现了丝丝喜悦,他立马蹲下身安慰的抚摸着小点,小声的朝着小点说:“他是个好人,不会伤害我们的,让他进来吧。”
小点的智商并不低,用人性化的眼神狐疑的看了一眼站在那很是尴尬的苏沐秋,还是退了一步让开了路。
叶修笑着拍拍它的头,轻轻瞥了一眼空无一物的门前,心中却是少有的有些激动。都说小动物可以看见一些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那小点是看见沐秋了吗?
苏沐秋清楚的捕捉到了叶修那一瞥,微微叹息了一口,有些无奈。自己得快点离开了啊。
晚上,叶修坐在床上环顾着周围,有些感叹的道:“好久没回来了,没想到房间居然还是没变啊。”
苏沐秋淡淡的笑着看着叶修,今天他算是见识了一把什么叫一物降一物,叶修居然也有怕的东西,他在叶父面前那怂巴巴的样子苏沐秋简直想拍个几百张的照片存下来欣赏。
叶修惆怅的拿起烟,刚想点燃突然想起叶父充满威严的眼神和那句不许抽烟,又默默的放下了“时间过的真快,爸妈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啊,还有叶秋那小子,也长大了啊。”
房间里很安静。叶修沉默了几秒,还是点燃了烟。
“你也走了已经快十年了啊。”

深夜,叶修迫于叶父的威严下乖乖的躺上了床,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得过个一两个小时才睡得着,谁知道五分钟不到就已经睡死了过去。
苏沐秋坐在床边无奈的看着这个上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绝对睡不着的人,眼睛里满满都是温柔。
苏沐秋很喜欢在叶修睡着的时候看着他,从活着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了,不过那个时候机会比较少,不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可以看着他。
叶修睡着了以后特别软,软软呼呼的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里,白嫩的脸庞会微微泛起红晕,表情没有丝毫的防备,感觉看一个晚上都看不够。
这不,苏沐秋都看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想继续看。
叶修做梦的时候,要是梦见了苏沐秋,苏沐秋就可以到他的梦里去和他说说话,听他讲讲最近发生的事。虽然那些事苏沐秋都看在眼里,但听叶修自己讲也是颇有意思,尤其是他不要脸的夸自己的时候,苏沐秋都想揍他一顿。

然后叶修就被叶父丢到了苏黎世为国争光去了。
叶修也确实带着国家队为国争光拿下了冠军,虽然过程并不轻松,眼睛下面那两圈黑眼圈看得苏沐秋各种心疼,可是却毫无办法。
拿到世界冠军后,国家队打算找个酒店附近的地方庆祝一下,路上却好死不死迷了路。
其他人吵吵闹闹的争执着是谁的责任,叶修悠闲地叼着烟慢悠悠的晃在队伍的后面听着苏沐橙和楚云秀讨论着最近的电视剧,简直不能再惬意,就好像他们是出来散步而不是迷失在了苏黎世的大街上一样。
国家队众人吵吵嚷嚷了好一会终于找着了路,在一堆的“都怪你”“明明是怪你好不好”诸如此类的句子里继续前进。
这时叶修突然被人拉住了,回过头看见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黄色连衣裙,充满了青春和阳光,脖子上还挂着个十字架的老太太。
叶修微愣的看着这个老太太,一边的喻文州及时的站出来礼貌的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众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视线都集中在了叶修身上。
老太太摇摇头,只是看着叶修双手合十满脸虔诚的问:“你是不是有过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不过他已经去世了。”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苏沐橙满脸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毕竟这么些年来,唯一一个对叶修非常重要而且还去世的除了苏沐秋,还能有谁?
老太太朝着苏沐橙一笑,然后看着叶修,眼神十分肯定的说了话。
叶修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轻了,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耳畔回响着那句:













“他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




苏沐橙一下子捂住嘴泣不成声,而叶修愣了好一会儿后对着那个老太太点了点头:“谢谢您。”
老太太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转身离开,走前苏沐秋似乎看见她对自己笑了笑。
叶修在国家队众人的注目下掏出了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然后若无其事的看向他们:“都看我干嘛?哥有这么帅吗?”
其他人顿时转过身去口中忍不住骂几句“靠不要脸”“叶修你今天不要脸的程度依旧令我佩服”。
苏沐橙在楚云秀的安慰下深深的看了一眼叶修,叶修对她投来一个温柔的笑容。
他继续跟在队伍后面晃悠着朝前走,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叶修转身看向身后,依然是空无一物。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开口:“沐秋啊....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接受你已经不在了的事实,每天都骗自己你还在我身边陪着我,其实我自己很清楚,你已经不在了。”
手指弹了弹烟灰,叶修看着烟上那一点点微弱的火光沉默了。
许久后,叶修坦然的一笑:“这么多年,我也该看清了,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沐秋,我爱你。”
说完叶修不再停留,转身朝着国家队追去,嘴里还喊着:“哎你们倒是等等哥啊!”
这次,苏沐秋没有跟上去,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真的离开了,他一直在等叶修习惯没有自己的一天,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
有点不甘心呢,这下是真的要走了啊,再也见不到阿修和沐橙了。
不过,满足了。

阿修,我也爱你。